三影堂奖得主陈潇伊:探索影像与人的联系

影像 王江原创2015-04-13

2015年4月12日,第七届三影堂摄影奖揭晓,来着成都的女摄影师陈潇伊凭借作品《KOAN》获得了本次三影堂奖的大奖。在获得8万元现金大奖的同时她还获得了前往德国参加展览的机会。
笔者在现场观看陈潇伊的展览,客观的说陈潇伊的作品不是那样非常容易“进入”的,但是仔细观看又觉得“内力”十足。陈潇伊的作品背景究竟是怎样的?《KOAN》如何赢得了中外评委的一致认可?下边来听听陈潇伊自己怎么说:


陈潇伊在现场接受蜂鸟网的采访


蜂鸟网:我想了解一下你作品的创作背景,你在阐述中写到“探索在符号化之前的精神性与直觉意识”这个是如何理解的呢?

陈萧伊:我做这个作品之前去了一次冰岛,那是一个特别原始自然的地方,在那种地方会有一种纯净的力量可以直接击中你,那种力量可以总结为康德所说的“崇高”的感受,所以当我们想表达一些感受,而这个感受转化为语言的时候其中有些东西就被“阉割”掉了,你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完全的表达出来。所以我就想图像是否真的能触及到前语言的边界,就是观着在看我的图像还不能认知这图像里是什么物体的时候能否和图像产生特别直接的联系,也就是不通过我的任何表述也能产生联系。包括我的作品标题《KOAN》 这个词很不容易翻译,但是你可以用“心印”这个词去了解一些它的意思。

蜂鸟网:你期望画面更多是直指潜意识的?


陈萧伊:恩对,我希望探索人的灵魂有一种向上的力度的东西,所以康德所说的崇高能够带你去一个比较超验的世界,一些精神性的东西。这些精神性的东西也没法说明是符号前的还是符号后的。


陈潇伊作品展览现场


蜂鸟网:你能否试着去描述符号化之后被“阉割”掉的是什么?

陈萧伊:这个好难完完全全用语言去言说,就好像你遇到爱或者遇到亲人离世这种死亡带来的情感冲击你只能用概况性的语言描述但是无法准确的形容。

蜂鸟网:我想到一个被用的比较俗的词“灵光”,也许你说的符号化之前之后所差别的东西就是“灵光”呢,这也是很难用语言去描述的。或者说你的作品是想回到一种世界最初混沌的状态,所以它比较击中你。

陈萧伊:对对,所以我想用这种抽象的方式,你看当年美国抽象艺术那一派也是想用抽象的方式来解禁神性,所以抽象当中是有一些既定的规则在里边,那些规则会激起一些潜意识的东西,这些东西包括细节、纹理之类的。


陈潇伊作品《KOAN》


蜂鸟网:我觉得你的作品还是挺东方的,有几幅作品带有水墨的意味。

陈潇伊:对也有人这么说过,我本身的审美也是偏向东方的,我喜欢东方这种单色的画或者照片,因为黑与白本来就是一个本质的抽象的语言。

蜂鸟网:你之前就是学习摄影的吗?

陈潇伊:对,我本科和研究生都在学摄影,是在英国读书的。年初刚刚研究生毕业,现在已经回国了。


陈潇伊作品《KOAN》


蜂鸟网:你的照片看进去的话会有一种比较狠的感觉,有几张照片看久了会有一种紧张不安的情绪在里边。


陈潇伊:恩,也有人这么说。

蜂鸟网:你为何选择使用照相光刻工艺这样的技术来做作品呢?

陈潇伊:机缘巧合吧,我在开始做这套作品之前就学到了这个工艺,当时就非常的喜欢,因为状态和暗房不一样,这个工艺是在特别明亮的地方做。这个工艺需要很长的时间慢慢做,中间也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问题,但是最后的结果总会让你很惊喜。我很享受做这个东西的过程。


陈潇伊作品《KOAN》


蜂鸟网:你使用这个工艺的过程也是你创作的一个过程吧?


陈潇伊:是啊,当时做这个工艺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周一到周五就我一个人在工作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人可以说话,长时间的站着做,也是个体力活啊。

蜂鸟网:你的影像本身就已经很静很深了,你又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制作它们。

陈潇伊:是啊,有些作品你在擦那个版的时候你甚至会觉得它们在动,做这个过程中也是个重复的过程,也是一个反复的观看,在这个过程中我内心的那个状态特别好,我也从中得到了特别多。

蜂鸟网:这次拿到三影堂的大奖之后你还会继续做这组作品吗?

陈潇伊:我肯定会继续做下去,同时也在有一些新的想法在酝酿,我希望能保证作品的一个质量所以过程会比较慢。


陈潇伊作品《KOAN》


蜂鸟网:这组作品跟你其他的作品有什么样的内在关系吗?

陈潇伊:我的作品一直以来也是有个脉络在里边,我从前对于宗教方面包括东方哲学中一些生命的转瞬即逝,物哀这样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前年我还有一组拍摄墙面痕迹的因为那些痕迹让你产生时间流逝的感觉。一系列下来也是自己的一个脉络在慢慢往深里走,到现在这组算是我作品当中比较成熟的一组。

蜂鸟网:这次的评委之一韩国的具本昌老师也是非常喜欢那种时间痕迹的东西,难怪他会选择你。

陈潇伊:是啊,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他了,这次入围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了,因为我终于可以见到具本昌老师了。

蜂鸟网:好的,谢谢!

陈潇伊作品自述:

Koan意味着打坐沉思以简单不合逻辑的问题使思想脱离理性的范畴,去试图接近即便是永无法抵达的前语言领域。作为人类的存在,我们体验的日常现实都基于一个以语言为媒介而形成意识形态符号矩阵中,因此我们智慧所及的可能性边界,都被这系统生成的符号链条所覆盖并框限。唯有视觉,作为一种非物质的产物而更接近于纯粹的概念。 东方哲学一直建议人们保持绝对的沉静与思维过程进化,来达到对声明直观的体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宇宙存在的最基本的形式。这组照片通过简化与抽象的手段探索表面之下事物的真实以及隐藏的法则。如庄子美学中的得意不言,探索在符号化之前的精神性与直觉意识,试图保存图像经过语言与文字转换后被阉割掉的部分。这组作品采用照相光刻工艺(photo-etching),仅用黑色油墨印在不同的纸张中,黑与白已是最本质的抽象语言。而长期的手工制作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次长久面对图像本身的沉思冥想,油墨的印刷过程有着透过生命本身的厚重感。


最新评论(3)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3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