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或许已经给摄影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影像 谭佩里原创2020-03-16

  眼看着那些因疫情被迫取消的摄影展会,那些被迫推迟发布的器材,那些被迫暂停生产的相机工厂......不可否认,疫情已经对摄影行业产生了不可逆的影响,更不用说全球环境下各行业的生产。从许多方面来看,2020年的冠状病毒显然将催化并加速摄影行业的一系列变革。这种危机状态或许会迫使我们重新思考对摄影器材或拍照本身的理解,并迫使整个行业打破那些墨守成规的想法和工作方式。


  不可否认,对于一个正在衰退的市场来说,短期的影响让本来就呈现下滑的器材市场更是雪上加霜。CIPA在2020年1月的数字就证明了这一事实的出现。虽然,在过去几年里,各大厂商一直在寻找相机市场的新起跑线——市场何时稳定,预计在一年内能出货多少台?产品的更新频率该如何构思?从而制定适合现在市场的产品的价格,设定生产目标,并制定切合实际而非雄心勃勃的市场预期。


CIPA的2020年1月相机出货量数值(橙色)

  到目前为止,相机公司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朝着这些答案小步前进,削减预算、重组等等,并希望市场能够继续长久的维持住,从而找到生存的“底线”。而冠状病毒将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迫使企业更积极地统筹开支,并面对他们一直试图拖延的经济现实。

  假设所有主要相机制造商都能生存下来,他们很可能会意识到,他们一直高估自己扭转这一趋势的能力,太频繁地发布太多产品。甚至在当下,人们更换手机的频率都要比前几年慢了下来,更何况一台能用更久的相机呢?在研发资金减少的情况下,企业将需要比以往更积极地削减运营费用,专注于盈利的产品,并缩小规模以适应实际市场,否则将面对的或许只有退出。

·摄影展览值得参与吗?

  像CP+和NAB这样的器材展览宣布取消,各种摄影艺术摄影展的推迟,都有助于强调一个问题:无论对于器材厂商、附件品牌还是摄影师们而言,参与展览是一条好的出路吗?对于企业来说,搭建展位的成本虽然不算是巨大的支出,但能否真的被观众买单,得到积极的营销反馈,在今年看来只能是更为扑朔迷离了。

  尼康和富士等公司早在2019年冠状病毒出现之前就已宣布不参加photokina,或许他们已经将不参与展会作为削减成本的方面之一。但换句话说,摄影产业是一个社区,如果要蓬勃发展,这个社区需要像CP+、NAB、photokina这样的活动促进社区的活力。如果主要的相机、镜头和配件制造商发现,他们的销售并没有因为展会取消而受到额外的影响,那么展览预算将是2020年首个被削减的预算之一。


·供应链与成本的斗争

  我们可以合理预测——在未来,供应链的渠道将是多样化的,这种变化将发生在每一个制造复杂技术产品的行业。我们每台数码相机中有太多的元件是由少数几家公司所垄断的,这则非常容易导致上游没水下游空的局面。

  大多数现代公司都遵循丰田生产系统的“准时制原则”,即尽可能少的积攒库存,以提高效率同时降低仓储成本。而明显的缺点是,对供应链的中断异常敏感。


 而根据最近一则报道称,几乎所有的相机快门都是由一两家公司生产的。如果这些公司被迫长时间停产,大多数相机制造商最多几个月就会用完他们的快门库存。但分散供应链和增加库存以避免这种潜在的危机出现,则将对消费者产生不利影响——相机和镜头的价格可能会更高,因为公司选择了多种供应商,而不是将业务交给出价最低的人。因此售价和成本的权衡,也会影响最终销售的份额和利润,高售价带来的高利润或许会减少潜在的客户数,这是相互博弈的杠杆问题。

·疫情时期是催化剂?

  摄影产业构成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计,冠状病毒已经在催化这些行业的日常,并将产生持久的影响。不断萎缩的相机和摄影市场,也将导致从业人员的流失,无论是相机企业还是摄影师。尤其目前对于摄影师来说,没人愿意冒着风险在户外拍照,或是在密集人群中拍摄。


  如果供应链的多样化和产量的下降意味着更昂贵的相机和镜头,此前以廉价的相机普及积累的庞大用户群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刚刚积攒的对摄影的喜爱忘记在脑后。那么有一天,摄影可能回归到几十年前只有少数富有者才玩得起的东西吧!因而整个刚刚兴起的行业,整个摄影艺术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如果不借着这次的危机时刻,不被迫的进行反思,那么此后,或许摄影圈再也没有“一切照旧”了。

·编者注:本文部分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随时联系。

最新评论(27)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27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