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演变的码头“港口与影像II”展览宁波开幕

影像 谭佩里原创2019-10-18

  港口在人类历史上总是默默地扮演者其决定性的角色。从2017年起,由摄影史学者、策展人何伊宁发起的“港口与影像”系列展览将港口的历史文化、现代演变等多个话题,由多位不同的艺术家共同加以塑造,以摄影、音/视频、装置等方式进行展出。2019年10月16日,在位于宁波北仑区的中国港口博物馆,迎来了第二期《港口与影像II 消失的码头:在时空与记忆之间》(以下简称:“港口与影像II”)展览的开幕。


港口与影像II 消失的码头:在时空与记忆之间

2019年10月16日——12月1日

参展艺术家:陈旻、何博、木格、石真、唐小松、吴鼎

策展人:何伊宁

助理策展人:蔡昕媛

展览地点:中国港口博物馆(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春晓港博路6号)

展览时间:2019年10月16日——12月1日

展览开幕:2019年10月16日09:00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 09:00-17:00,周一闭馆

主办方:中国港口博物馆

  “港口与影像II”选择将消失的码头作为隐喻,试图从艺术家的创作出发,在探索港口的现代性与历史传统在建筑、空间、生态环境以及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关系的同时,考察逐渐消失或即将消失,以及新生的港口文化对于个体和集体所产生的影响,并试图在历史和当代的语境中重新认识那些被遗忘的故事。


“港口与影像II”开幕现场

  “港口与影像”项目的初衷是通过委任艺术家展开摄影和相关媒介的实践,来探索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中国港口地区发展的现实环境,以及港城空间关系下衍生出的不同议题。在对传统意义上的“港口都市”,即宁波、泉州、广州、上海、香港、大连以及连接陆地和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南京展开视觉探索之后,“港口与影像II”在委任艺术家的范围、内容和呈现方式的多样化上予以拓展,本期项目考察的对象将从海港伸到沿江和内河港城,内容包含了针对港口和城市历史、文化的视觉再现,针对港口文化的变迁对于个体和集体经验的影响的叙述,以及针对“港口”作为一个特殊的空间所展开的创作。


策展人何伊宁在展区进行现场导览

·木格《朝天门码头》

  朝天门始建于西汉,是重庆历史上最早的老码头,在重庆众多老码头中最具代表性。古时,朝天门主要用作 “迎官接圣”,即上级有重要官员来重庆,或者皇帝有圣旨、诏谕到重庆,就都在朝天门码头靠岸,地方官员也到朝天门码头迎接,这也是朝天门得名之由。

从2004年开始,木格一直在关注三峡区域的变化。作为三峡区域的一个重要码头,朝天门区域由大型码头、长途车站、旅游必去地、小商品市场集散地、历史遗迹以及解放碑商圈的外围组成,与其说是一个交通枢纽,不如说它更像是城市花园,一个精神领地。“朝天门码头”作为一份图像文本,通过新旧图像并置呈现来关注朝天门区域人与空间的存在,以及其伴随着三峡蓄水的功能变迁。


木格《朝天门码头》展览现场


木格《朝天门码头》展览现场

·吴鼎《洋山港》

  在超级人工化的今天,模块成为了世界得以运作的本质,工业化的庞大机体正是基于模块的有机组合。在模块化的世界中标准、协调、顺滑、加速……成为美德,试图排除一切的不稳定和偶然。模块化的运用代表了一种典型现代性的态度,即对空间和效率最大化的追求。单个模块构成多个模块,多个模块构成一个功能区块,多个功能区块又运作为一个系统,多个系统聚合为一个矩阵,每种运作都有着自己的节奏,它无以复加地在加速度中自我生成、解体和重构。

  模块化的集装箱作为一种独立的密闭空间存在于港口的堆场矩阵中,同时它们也是作为货物从产品属性转化为商品属性的临时过渡空间。它们的存在是一种无序迭加有序,偶然迭加必然的状态。


吴鼎,《洋山港》系列展览现场

·石真《月亮去哪儿了》

  《月亮去哪了》发端于青岛这座城市,最终回荡于石真关于外婆的记忆。2005年8月13日,石真离开青岛,坐火车回到济南已近深夜。未曾料想的是,外公当晚突发脑溢血过世,而自己却因此错过了与他最后道别的机会。这件事令石真耿耿于怀了十几年,于是自那时起,青岛便成了一个摄影师自己心底里再也不愿意涉足的地方。直到今年年初,外婆也走了,当她的手最后在石真手里一点一点变得冰冷和僵硬,她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原来“生命流逝”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客观描述。


石真,《月亮去哪儿了?》展览现场


石真,《月亮去哪儿了?》展览现场

·唐小松《轻舟》

  湖北宜昌作为其出生地,唐小松从小在小县城长大,寒暑假常去20多千米外伯伯的家乡高池村。而现在,高池村附近正在建高铁站。通车后,到一千多千米外的北京只需4个小时。《轻舟》这个题目,源于2019年5月22日《人民日报》第三版有关中美贸易战的一篇社论标题,《轻舟已过万重山:“中国退步论”可以休矣》。对诗歌的引用,触发的正是摄影师对于“从传统到现代”变化的关注。


唐小松,《轻舟》展览现场


唐小松,《轻舟》展览现场

·何博《您受累,请问天津还有什么好玩的?》

  2018年10月之前,何博从未到过天津。自己之于天津,只是个新游客。基于这样的情况,最终将主题定在“天津娱乐事业发展”之上,尝试触碰具体的“娱乐”方式与不同时期的人之间的关联。何博以清末及租界时期至今,天津人娱乐生活延承、变化的几个面向为基点,以过往和当下的娱乐场所、曲艺、相声、赛马、跳舞、妈祖与当代人的形象等具体话题为线索,设置了不同的次级项目。


艺术家何博在展览现场进行导览


何博,《您受累,请问天津还有什么好玩儿的?》展览现场

·陈旻《朝朝长长》,拍摄地:福建马尾

  “马尾港”正在变成过去式,新头衔不断叠加在这座城市的名片上:开发区、自贸区、船政文化旅游区、生态公园。它在持续地被想象(imagined)中生成:19世纪60年代末,围绕着船政局和官街的建设,形成了如今工贸者云集的马尾镇;80年代中期,开发区的规划建设以喷砂造地的方式将最后一批山民迁到了城区;如今,这座小镇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棚户区改造和船厂搬迁计划。时代的更迭一次次地中断了这片土地上传统和生活的联系。


艺术家陈旻(右一)在展览现场进行导览

  《朝朝长长》只是一篇不尽职的游记,面对如此宏大的历史对象和庞杂交错的现场,陈旻的束手无策和慌乱只能允许其匆匆记录下某些印象——记录,而不是描绘,因为“现实”已经急迫到我们无法对它进行细致的深描和准确的绘制,只有粗糙简单的急就章才能让自己稍微触碰到这条老狐狸的尾巴。


陈旻,《朝朝长长》展览现场

·藤井良雄《代号186——解冻记忆》,拍摄地:日本横滨(未参与展出)

  藤井良雄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来反思战争,希望每个人都能想起在战争中牺牲的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在1939年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队对日本的各个地区进行了空中轰炸。大城市,特别是工业区、商业区和高密度居住区遭到了密集轰炸。有许多人,他们的整个家庭都被毁灭了,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存活过。即使在74年后的今天,有一些人仍然觉得谈论这段经历太痛苦。


藤井良雄,选自《代号186-解冻记忆》,2019

·博物馆简介

  中国港口博物馆由国务院批准命名,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春晓滨海新城,建成于2014年,是国家二级博物馆和国家3A级景区。中国港口博物馆以港口文化为主题,集教育、展示、收藏、科研、旅游、国际交流等功能于一体,具有国际性、专业性和互动性,是我国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港口专题博物馆。中国港口博物馆是研究港口历史 , 传承港口文化、传播海洋文明的重要基地,是新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支点。


同名展览画册《港口与影像II》已出版,由假杂志编排设计

·“港口与影像II”更多展览消息和作者介绍,请点击:http://image.fengniao.com/535/5358538.html

最新评论(0)

有什么想法跟大家交流下吧~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