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身心融入冰湖与星空 冬季探访寂静喀纳斯

汽车 聂子竣读者稿2015-02-17

前言:自从第一次我把自己的足迹印在喀纳斯,便再也无法停止对她的追逐,在那里我遇见了最初的梦境....遥远颠簸的路途,零下三十度的寒冷,饥饱不定的行程都不能让我停下喘息。


此时已临近黄昏,不知该如何迈步

2013年12月31日一行三人驱车七小时来到喀纳斯地区的禾木乡,彼时已近黄昏。喀纳斯地区包括了白哈巴村、禾木及喀纳斯湖,这里冬天的太阳格外慵懒,早早地就眯起眼睛要收回阳光的温暖。一幢幢农舍散落在山坳,炊烟在屋顶跳着图瓦族舞蹈,随着主人的口哨,羊群和马牛不情不愿地踏着回家的步子,夕阳给这一切披上薄薄的金色丝绸,浸染开一幅动态油画。


禾木的人家

我呆滞地站在那里突然不知该怎样迈出脚步,心脏砰砰跳动几乎冲破我僵硬的身体,在这素然宁静的天地间我的内心显得格外突兀——这不是画,我们真的来到童话里了!我努力扩张胸腔猛吸了一口空气,才终于把放空状态拉回来,而后就听见肠胃发出的各种抗议声,因为赶路我们还没照顾过它的感受。一旦意识到自己饿了,鼻子就会变得异常灵敏,空气中弥漫着的奶茶、肉汤、美酒味从家家户户里溜出来挑逗我们的嗅觉,于是吃饭成了当下的首要任务。


喀纳斯冰冷的河流

要知道,在这样寒冷的气温下若不能填饱肚子会很难抵抗严寒。来到图瓦族乡民的家里,没有丰盛菜肴名贵茶水,可他们把最简单的食材烩出纯粹香甜的饭菜,数片青菜配着洋葱炖出的肉汤被盛在硕大的碗里,满满一碗,还没吃到嘴里就被这种淳朴打动。


这里俨然就是雪的故乡

不扭捏,不客套,一个个都把头埋在碗里呼噜呼噜起来,我们真的饿坏了,有时不经意抬头还会撞见乡民略显笨拙的笑容,是不是从我们的吃相让他看到了儿女的影子。没有调料修饰的羊肉之鲜美让疲惫的人们找到了家。两杯奶酒下肚,同伴们脸上泛起油润的色泽。每一天,他们的这样一碗汤留在了来自世界各地游客的记忆里,可他们从不问你来自何方将去哪里,不问你万里跋涉到此为了谁,不是不好奇,只是,从这一双双会发亮的眼睛里他们早看见了梦在跳动的光。是的,我们也是万千追寻梦者中的一个。

·本图文版权归摄影师“聂子竣”所有,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春节之后,聂子竣将继续为大家带来《冬季进藏游记》的相关超级精彩内容,请不要错过!
·更多精彩请微博@聂子竣JUN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6)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6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