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华克《高原人》摄影展10月美术馆举行

资讯 风言原创2006-10-12

  一九八七年他首次进入藏区创作,一九九O年正式开始了“藏人”选题的艰苦创作。为了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创作,他辞去了浙江进出口商品检验局专职摄影师的工作,靠写作的稿费和有时拍广告的收入吃力地维持创作,迄今已去过藏北近20次,最长的一次行程为半年。以前藏北交通条件差,又不通班车,为了到达那些地方,他经常搭卡车坐在货车厢里颠,藏人叫“扛大厢”。九二年他将一辆出厂20年的旧边三轮摩托开到了那曲地区的申扎县,九九年他改装了一辆二手的跃进130卡车,从杭州开到了阿里,在藏北游历了几个月,克服了无数的、包括大雪灾这样的困难后又回到了杭州。

  他的创作,不是浮光掠影式的采风,而是主题先行的专业创作。他在那海拔4500米以上的荒原上苦苦寻找的是“人的感觉,人性的感觉”。高原的诱惑对于他来说,最大的就是淳朴人性的诱惑。他有很多牧民朋友,有些人反复在他的作品中出现,但不管以何种方式出现,他们都显得很有人的尊严却又十分的平实。他拍摄的“藏人”系列,中国人喜欢,外国人也很喜欢。西藏一直是摄影的热点,关于西藏的作品随处可见,去西藏创作简直成了时尚的一种了。但象薛华克那样十几年来一直满怀对藏族人的爱,象回家一样地深入牧区创作的人却很少很少。他的作品也因此给人以很强的感染力。这次展出的30幅左右的西藏人物像,时间的跨度是从1990~2006年的十六年。

  此次展出的另一部分是新疆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族人像。之所以与藏族人像同时展出,是薛华克认为这是两个居住在世界上最高处的民族,由于青藏高原通过昆仑山脉与帕米尔高原紧紧相连,两个民族同样淳朴善良而又刚强坚韧,然而塔吉克族又在人种和文化风俗上与藏族有很大的不同。塔吉克族是一个极有个性的民族,而他小时候就由《冰山上的来客》种下了神秘浪漫的帕米尔情结,伴着雷振邦写的那些个充满西域风情的旋律,加上原来的《帕米尔的春天》、《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等音乐作品,他心中就一直牵挂着那片高原。这一主题的创作是近年完成的,作者自己认为与“藏人”有许多不同,此次也有30幅左右的作品展出,与“藏人”系列不同,全部是彩色作品。

  本次《高原人》个人摄影展将于10月22号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最新评论(0)

有什么想法跟大家交流下吧~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