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间和空间的深度中漫游 段岳衡《黑白视界》

学院 林路专稿2013-07-31

在时间和空间的深度中漫游
——序段岳衡的《黑白视界》

作者:林路   摄影师:段岳衡

    尼采说:“朴实无华的风景是为大画家存在的,而奇特罕见的风景是为小画家存在的。”段岳衡照相机镜头面对的,无非是这样几种素材:水(海水或者江河湖水),树(孤独的或是茂密的),岩石(奇崛的或是圆润的),云(或密布或松散),还有冬日的冰以及难得一见的禽鸟……这样一些算不上“奇特罕见”的风景在他的“咒语”催生下,变成了如此浪漫的生命奇观——一位“大画家”的形象呼之欲出,符合尼采当年的断言!

    在这样的神话中,你看到了什么?也许有的人看到的是自然本身定在那一个时刻,是孤立的,而我看到的是现象和现象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辗转曲折、千丝万缕的来历。于是,这一片自然在我的价值判断里,它的美是惊天动地的,它的复活过程就是宇宙洪荒初始的惊骇演出。我们能够欣赏它,只有一个原因:知道它的起点在哪里。

    当然,段岳衡之所以能够看似信手拈来“整合”这一片神奇的自然,得益于他对摄影语言的深刻理解。段岳衡在从传统的银盐技术层面脱胎换骨到数码的神奇空间,对形式感的纯熟把握,奠定了他的摄影语言力量深厚的基础。正如吴冠中在1981年由北京美协和北京油画研究会发起的研讨会上所说:“我们这些美术手艺人,我们工作的主要方面是形式,我们的苦难也在形式之中。不是说不要思想,不要内容,不要意境;我们的思想、内容、意境……是结合在自己形式的骨髓之中的,是随着形式的诞生而诞生的,也随着形式的被破坏而消失……” 

    而《现代绘画简史》的作者、英国艺术史家赫怕特•里德的一段话,也可作为思考的空间:“整个艺术史是一部关于视觉方式的历史。关于人类观看世界所采用的各种不同方法的历史。天真的人也许反对说:观看世界只能有一种方法——即天生的直观的方法。然而这并不正确——我们观看我们所学会观看的,而观看只是一种习惯,一种程式,一切可见事物的部分选择,而且对其他事物的偏颇的概括。我们观看我们所要看的东西,我们所要看的东西并不决定于固定不移的光学规律,甚至不决定于适应生存的本能(也许在野兽中可能),而决定于发展或构造一个可信的世界的愿望。”

    的确,在段岳衡的作品中,简单到极致却又丰富到极点的形式语言,正是让小风景之所以能成为大作品的坚实底基。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0)

有什么想法跟大家交流下吧~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