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的影像世界

资讯 原创2006-04-04
  
  对于我来说,世界少给了一种恩惠,那就是她的声音。

  从记事开始,我就明白了自己是个先天残疾的聋哑儿。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声音,但我也在父母亲友的关爱中长大。生活对于我,无疑是美好的。健康的朋友问过我,听不见声音是不是很难受?我还为这个问题笑话了她—我从来不认识“声音”,怎么知道听见和听不见的区别呢。

  但是说实话,我还是为自己感到遗憾。从书里我看到溪水的流淌原来有淙淙的声音,鸟儿们更是各有各自精彩的歌喉,大街上地铁里女孩子们戴着彩色的耳机听着MP3,路边的烧烤据说也会发出嗞嗞的诱人响声。。。这些声音到底都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

  我从来不知道这种遗憾还有结束的时候,幸福随着我的18岁生日一起到来。家人和朋友有送我漂亮衣服的,有送我精美书籍的,但是最意外的还是舅舅送给我的佳能PowerShot A700数码相机。

  虽然在电视里杂志上看过很多数码相机的广告,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自己使用数码相机。作为专业摄影师的舅舅从小就给我高深莫测的感觉,黑黑的暗房、大大小小的冲印药水瓶,让我觉得摄影离我非常遥远。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一部小小的相机,给我打开了一个大大的世界。

  记忆里小时候看见舅舅举着他的大相机不停地拍照片,但是拍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那要等他去暗房工作好久才会有结果吧,等我看到的时候常常就是杂志里面的风景图片了。我感觉摄影神秘而麻烦。但是我手上的PowerShot A700却有个大大的液晶屏,轻轻摁下快门,一秒钟以前我看到的画面就存到了我的相机里。从液晶屏里我看得好清楚,自己家阳台上的花和刚刚路过我家门前的小狗。那一瞬间,我简直高兴坏了。我告诉守在身边的妈妈:我也能像舅舅一样了不起了。

  刚刚开始拍照的时候,我还不明白数码相机不需要胶卷的意义在哪儿。我问舅舅,经常使用PowerShot A700是不是很贵,因为我可没有那么多零花钱。舅舅笑话我,已经长这么大了还一点不了解科技的发展。其实我从小羡慕别人可以有walkman和CD播放机,但是自己和这些永远没有缘分,所以对这些同龄人喜欢的东西不太敢去主动询问。当我知道,数码相机的使用不需要反复投入胶卷那样的使用成本,我才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个礼物。

  刚刚开始使用A700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拿它做些什么,只是站在自己的窗前,拍云朵和花草。PowerShot A700功能菜单非常简洁和人性化,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数码相机,很多小图标我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但是琢磨两遍也就弄明白了:光线很暗就用夜景模式,阳光很强就用海滩模式,拍爸妈和朋友就用人像模式,他们的脸看上去色调会更柔和。聚会时就管不了许多了,全都用自动模式,因为要抓拍朋友们可爱的神情,PowerShot A700会根据当时的光线自动选择最合适的焦点和色调。

  从朋友家中回来,我喜欢和妈妈一起分享我们的欢乐时光:小Q看着眼前的水果沙拉嘴巴张得好夸张;雯雯正专心听她妈妈说话,家里的小狗忽然跳到她怀里,吓得她五官都错位了;今天新认识的朋友静静说我的衣服和发卡很可爱,谢老师帮我翻译她的话,镜头前她的手语打得很认真。妈妈完全感受到了我的好心情,她支持我在老师和朋友的帮助下多多认识新朋友。

  原来PowerShot A700就是我的语言、我的心情的传递物,它能把我的喜怒哀乐那么准确地传到别人那里,也能把有声世界的欢笑和呵护传到我的心中。

  上周末爸爸提议全家去潭柘寺郊游,不用说我是拍了整整一天啊。我们一家三口在镜头前都很有表现欲,尤其妈妈最上镜了。这可能是我们一家拍照最多的一天,三个人轮流担任摄影师。请别的游客帮我们合影的时候,PowerShot A700也显示了它的简单易用,数码相机和我们真的没有距离。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想起在学校活动中认识的美国朋友Amy,过去总是在e-mail里面介绍我的生活和我的家人,但是其实她还不知道我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她来过一次北京,但也只是去过长城和故宫,我何不把今天的照片连成一个故事讲给她听呢:美丽的潭柘寺、我可亲的父母和今天的快乐郊游。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