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驴途--西行归来记 (西藏,尼泊尔)(四)

学院 原创2006-02-27
2005.10.2 星期天
如果要众驴友评选最受欢迎的中国杂志,想必中国国家地理(CNG)一定会名列前茅。在西藏,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一队驴子中都有人持一本CNG。CNG最近发行的西藏专辑和冰川专辑无疑成为了驴友们进藏的红宝书。来古,这座远离公路偏僻的小村,对于不精通中国地理或对冰川不了解的人而言,根本不为世人所知。正是一张刊登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的封面照片,将来古村及来古冰川的美丽展现在公众面前。当久居城市的我对无休无止抛投露面的妖艳女郎和粉面小生们腻味不止时,来古的清新纯净安恬深深地打动了我。中国竟然还有这样一片净土。如果说我成为驴子是因为血液里还残存着些许野性的话,中国国家地理就是唤醒这种野性的号角;如果说城市是一座禁锢我们身心牢笼的话,中国国家地理就是帮我们打开通向荒野之门的钥匙。当年我读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时,我隐约认识到那种向往自然,回归自然的冲动不仅是动物的本能,同时也深深烙印在万物之灵——人类的基因中。我们都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轻轻的推动来完成身体的解放和心灵的升华。中国国家地理好似Trinity的吻,提高了Neo的黑客技术;雅典娜的被俘,激发了星矢的小宇宙。这本杂志不知道触动了我那根神经,我就发起病来往外跑了。

来古的道路相当难走,不仅泥泞不堪,还要多次涉水。对当地地形不熟的司机而言,贸然进入是很危险的。我们找的师傅驾驶一辆北京吉普,据称是然乌唯一可以进入来古村的司机。除了因为他路况熟悉之外,只有越野吉普或四驱车才能胜任那样的路况。来古位于然乌的南面。我们沿一段较好的公路行驶了几十分钟后,来到一个三岔路口。较好的路是通向察隅的。那里有著名的察隅林场,也很有旅游价值。在往南走,就是中印边境,麦克马洪线一部分即在此。那里风景当然也是呱呱叫了。只要你不怕吃枪子,尽管去,我支持。右边一条很烂的路就是通往来古的。沿途我们可以看到呈完美轴对称图案的山和倒影、漫山遍野的黄松和漂浮在湖中的巨大冰块。由于前些时候连日下雨,不少路段都被积水所淹。司机灵活地操纵汽车在一片泽地上弯来绕去,从而避开暗藏在水面下的深坑。他得意地说,前天就有辆越野车陷在这里出不来。只有我,从来就没事。我们一阵“啊,哇”,赞叹不已。

一到来古村,我们就纷纷取出相机,开工啰!小霍是第二次来来古,所以径直把我领到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师们拍摄那张封面照的地方。这一招对于像我这样匆匆而过的摄影爱好者尤为有用。我没有充足的时间在一个地方踩点、等候,必须速战速决。所以借鉴杂志或明信片上的照片不啻为多快好省的办法。这将使我在尼泊尔得益非浅。今天天气有些隐晦,时间上也不是光线最美丽的清晨或黄昏,但这丝毫无损于来古冰川的气势。而那巨大的弧状冰碛则为来古冰川打上了醒目的标志

风光摄影完毕之后当然是人物摄影了。来古村的村民还是很乐意成为模特的,尤其是当看到自己出现在小小的屏幕中,他们发出愉快的笑声。这种笑声也感染了我,让我不断的按下快门。本人拍照有个毛病,只爱老人,越老越好;花姑娘,越花越好;小孩子,越小越好,至于青壮年GG,对不起,我没兴趣。人像摄影我觉得挺难的。一来很不容易扑捉到那瞬间的光彩,而来我也必须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因为我不好意思和人们面对面拍摄。来古村民的配合打消了我的顾虑。在西藏,藏民一般对摄影有三种反应。一种如来古,这是最好拍的;一种如在山南的青朴,当我一举起相机,比丘尼和姑娘们就笑着跑开了,追也追不上;一种如纳木措和羊湖,会有人主动上来要求合影,但是人民币是不能不给的。我喜欢人们最自然的面容,最不受干扰的姿态。真希望自己可以隐性,让被摄者发现不了我。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上个长焦镜头,远远的偷拍。

小霍,让我嫉妒不已的是他有一只小白,所有佳能族梦寐以求的恒定光圈长焦L镜头;更要命的是他还有一个2×增倍镜。我的口水都留下来了。不过小霍得意不了多久。11点左右,又有三辆越野车开进来了。一个中年人一声长啸,他们纷纷从车中拎出十几个硕大的铁箱。只听“咔塔”一声,无数只昂贵的相机和镜头顿时照花了我的眼睛。他们是西藏摄影家协会的。领头的是会长一级的人物。他随便就抽出一支捷信三角架,将一台哈苏相机架在上面。小霍在后面叫我。小霍?小霍是谁?理都不理他!争得同意后,我在哈苏上把玩了好一会儿。虽然我不是唯器材派(其实是没钱),但一台好相机一支好镜头给摄影师带来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就像用蚁力神(学赵本山作神秘状,悄声说),谁用谁知道!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