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光遗忘的小镇——铜陵大通镇

学院 原创2006-02-13
辚辚的马车从铺着青石板的道路上飞驰而过,道路两边的老字号商铺里传来阵阵买卖的吆喝声,南来北往的货船停靠在码头,酒楼里有人正唱着小曲,滚着铁环的儿童从挑夫的身边跑过——曾经的大通镇,是个商贾云集,充满盛世风情的商业重镇,“这里曾经号称小上海”八十八岁的镇上老汉告诉我们,“现在,你们看,可惜啦,可惜啦!”

到达大通镇的时候,正是岁末的正午,和一群身背年货的居民一起坐渡船上了这个长江中心的小岛,我们就与人群分道扬镳,仅仅几步路,便是阴阳两重天。一条几百米长的古代街衢出现在眼前,仿佛一座巨大的化石,诉说着曾经的繁荣和悲欢。马头墙,青石板,完好的地下排水设施,证明着曾经的发达与文明。但是,放眼望去,空无一人。墙上,还残存着一百年前商铺的字号;墙角,堆放着来历不明的陶器;厚厚的灰尘下,缺了腿的椅子还在艰难地站立;有阳光从漏了顶的瓦片的缝隙斜射下来……耳边,是死了一般的沉寂。

门,全是门。有的门已经没有门了,有的门虚掩着,有的,已经不知门的曾经的位置,你可以任意走进一家,呼吸荒废了几十年的气息……墙,全是墙。木头的,砖的,长了草的,开了花的,完整的,倒了一半的,但是没有蜘蛛网……上百年的大梁和椽子把屋里的天空分割得四分五裂,爬上某个二楼的屋顶,贪生怕死的莫莫不许我蹦,生怕这不堪重负的地板会让我俩和这座楼一起同归于尽。

何止是蹦,简直呼吸间,整个街道就会灰飞烟灭。

非常偶然的,会有镇上的孩子从这里跑过,玩打仗的游戏,这里有的是可以做战壕的废墟;有主妇,把床单晒在街道的正中央,因为街道不再是街道,永远不会高头大马会从这里经过;而零星坚守的几户居民,象伟大的拆违工程中的顽固分子,死守着自己最后的家园。

“大通镇始建于宋神宗末年,历史上曾与安庆、芜湖、蚌埠齐称安徽“四大商埠”,享有“鱼盐城市”的盛名,”——资料上是这样写的。被日本人烧过,被国民党洗劫过,“小上海”从此元气不再——老汉的一声叹息,慢慢地,和这座死城的叹息交织在一起,在冬日的上空,和野草一样攀缘上升,直到窒息……

大通镇坐落在长江中一孤岛上,准确说它不应该算作江南,也不是江北,应该称作位江中,运往的渡船很快把我们送上了这座不大的小岛。
[#img_710240_no_0_Black#]

由于是临近春节,江水很浅,往来的船只大多也都歇停了下来。
[#img_710241_no_0_Black#]

走进古镇,犹如进入了刚刚杀戮过的战场般,一片空寂,几分苍凉……
[#img_710242_no_0_Black#]

寂寥的街道上这只山羊在生怯的张望
[#img_710243_no_0_Black#]

小镇原有三条古街,如今也只剩这残破唯一了,此街东西约长两三里,从屋顶高耸的马头墙和地面宽宽石条下的排水设施可以想象出它曾经的辉煌
[#img_710244_no_0_Black#]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3)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3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