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驴途--西行归来记 (西藏,尼泊尔)(三)

学院 原创2006-02-09
2005.9.29 星期四
巴塘县城海拔不高,只有2600米,气候相当宜人。当大量的氧分子滋润着我的肺时,让人有说不出的畅快。所以昨晚大伙儿都睡得十分舒服。

早上居然碰到了久违的Mr. Luck。一出门就找到了一辆便宜车,凑巧它还很新。看来好运气就要来了。风水也该转转了。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将在芒康午饭,夜宿左贡。如意算盘打得是梆梆响,但更大的意外就隐藏在后面。现在我们谁也预料不到。

顺着巴塘县城外的八初河(河名可能有误,请网友指正)一路向西。只见其河水翠绿如玉,缓缓流向她的归宿。不久,我们就看见了黄色的金沙江。八初河最终将汇入于此。金沙江混黄一片。在两江交汇处,形成了一条鲜明的分界线。远远看去,金沙江、八初河好象两块巨大的磐石咬合在一起;如大理石般凝固在山谷间,而不是两条活动的江水。沿金沙江行进约几十分钟,就来到了金沙江大桥。这里就是西藏和四川的省界。下车留影后,我们一同“走进西藏”。

国家大概在对整个巴塘线段的318国道进行改造。沿途到处都是大型工程机械在山体上打洞,靠河流架桥。据司机说,在川藏线上,只有巴塘段有隧道。如果说在群山间修路只是地球的表外伤的话,打隧道就好比拿锤子、钻子在地球上敲骨吸髓。我真怀疑人类就是地球上的寄生虫。人体上的螨虫对我们身体所干的勾当跟我们对地球所做的,别无二致。人类的生存和对大地的索取要达到怎样一个平衡点才好呢?我不是唯环保主义者,而首先是人道主义者。在我看来,落后地区有天然的权利为追求幸福而适度破坏环境。而环保的任务应由发达地区一应承担,因为他们已经把坏事干尽了。

一路无话,直抵芒康。芒康是川藏南线与滇藏线的交汇点。从这里开始,滇藏线将和川藏线合二为一,一同伸向拉萨。吃饭时,碰见三位骑90cc小摩托的驴友。他们已近出来两个月了,青藏线进,然后珠峰大本营、尼泊尔,最后川藏线出来。正好和我的路线反过来。我估计只要是想得到的交通工具,都有人用过进西藏。原来听说有人骑哈雷走川藏,还觉得了不起。现在看来,骑自行车的,走路的也不乏其人。据说有人试图骑马,不知道成功没有。我有个建议,就是“骑驴”。以后游记的标题就是“驴骑驴,游西藏”,保证可以吸引眼球。不像我,写了快两万字,连个精华贴都混不到。美好的一天总是有人来破坏。这不,司机突然翻悔,坐地加价200元才肯继续到左贡。考虑到原先550元也的确低于市价,我们答应700元可以接受。他这才同意。

到澜沧江了。这里的景色突然变得大器起来。江水更湍急,峡谷更深远,山势更陡峭。汽车在半山腰的狭窄道路上小心翼翼的行驶。从这里滚下去的结果不是粉身碎骨就是被冲到越南,结果都不美妙。但是险峻的地势一般都伴随着优美的风景。有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途经一个小村落,一辆农用拖拉机正在装载青稞,把路堵得死死的。无奈只好下车来透口气。我们笑曰,拖拉机阻断了战略公路G318。能量不小啊!今天爬过的最高点是东达山口,海拔5006米,这也是我们目前到达的最高海拔。看到大家活蹦乱跳地在垭口留影,我相信高反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