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图文播报

资讯 原创2005-12-20
时间过得很快,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已经半月,现在终于有时间能把一些文字和图片沉淀下来展示给大家了。连州之行,收获颇丰,有些价值在本篇报道中还无法呈现,相信在今后的蜂鸟网的内容中会看到更多精彩的延伸。文中图片多采用现场照片,这样能够给大家带来现场的感受,如果您对那位摄影师感兴趣,请在网上搜索或者发mail给我们(editor#fengniao.com),我们以后会对摄影师作单独的作品展示和采访。本次报道更多的是关注展览本身,让大家看到目前影像的一个概况。如果大家在本篇报道中得到一些收获,那会是令人欣慰的。


《尼泊尔的紧急情况》

菲利普•布兰金索普/Vu图片社
Philip Blenkinsop/Vu Agency

我第一次来尼泊尔是在2001年。当时我已经有了相当多的和亚洲的反叛团体共事的经验,并曾经应邀跟随过几支武装团体支持他们的独立与自治运动,被秘密安排学习了这些毛泽东主义革命运动的一线资料。比如:他们是否被人民群众支持?他们是不是一个挣扎中的民主政权的正牌替代品呢?

在加德满都,我不断的寻找引路人,却撞进一个个死胡同,三个星期的这样似乎没完没了的努力之后,我终于受到了一个电话要求我坐汽车到尼泊尔的西部去。有人将在一个小时后来我的旅店护送我。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们在舍克特地区的山区步行前进,这个星期里拍摄的毛泽东主义游击队的照片构成了一个西方摄影师作品的第一部分。

1996年至今,在“人民战争”中丧生的人数高达一万一千,被转移的人数更多达20万。随着冲突的加剧,毛泽东主义者已经实际上牢牢控制了农村。但是,世界没有注意到内战使国家满目疮痍。毛泽东主义者和政府都因骇人听闻的虐待行为负有罪名,因为在这场大混乱中尼泊尔人民遭到了野蛮逮捕。每个村庄都有告密者,因此在加德满都外地的人们大多数都生活在恐惧里。这种恐惧一直传播到了加德满都山谷地区。

就像在到处存在的冲突中被逮捕的普通民众那样,这些人们无法呐喊出他们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他们也从不曾指望理解为什么他们必须忍受这样的痛苦。有什么是需要了解的呢?2004年,虽然我作过三次旅行,但是仅从尼泊尔发表了一张图片。尼泊尔人民丧失了声音。对于这些在黑暗中被凶猛地抢走孩子的爸爸妈妈们,对于这些在血腥战争中站在对立两面相互竞争的兄弟姐妹们,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机会大声宣言。

恐惧迫使他们沉默,是绝对的黑暗里的沉默。这里展示的图片来自从2001年至今还在进行着的在这个山国里几次旅行时的作品的一部分。我计划在尼泊尔继续我的工作,期望能完成一件能展示出尼泊尔人民的恐惧,希望和苦难的作品。希望有一天,这些作品也能说出尼泊尔人民的欢乐,说出尼泊尔人民的庆祝,说出尼泊尔民族的康复。

菲利普•布兰金索普/VU
曼谷 2005年11月

我要特别感谢巴黎竞赛、国际特赦组织和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支持。

[#img_708623_no_0_Black#]

[#img_708624_no_0_Black#]

[#img_708625_no_0_Black#]

[#img_708626_no_0_Black#]

[#img_708627_no_0_Black#]

[#img_708628_no_0_Black#]

[#img_708629_no_0_Black#]

[#img_708630_no_0_Black#]

[#img_708631_no_0_Black#]

[#img_708632_no_0_Black#]

[#img_708633_no_0_Black#]

[#img_708634_no_0_Black#]

[#img_708635_no_0_Black#]

[#img_708636_no_0_Black#]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