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最简单的自己,去鼓浪屿发呆

学院 原创2005-04-05
我仍然记得去年第一次踏上鼓浪屿的那种愉快的心情。遗憾的是,那一次旅行,我在这个海岛上仅仅呆了10个小时。当时,我便许下愿望,一定要在这个海岛上住上一段时日。一年后,我回到了这里。

顺着记忆中的小路,我找到了安海路的这家叫做“宾悦”的小旅馆。这家旅馆是我去年就特别想居住的。顺着狭长的青石板路走上来,推开半掩的生锈的铁门,这幢老别墅改造的旅馆便安静地在小雨中耸立着。窗台上摆着的黄色,红色,白色的鲜花,叫不出名字。

旅馆房间很小,很便宜,但是很干净。木的地板走起来咔嗒咔嗒响,窗户上剥落着年旧的痕迹。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古铜色的脸,是渔民常有的那种肤色,说话很慢,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你住还是不住。前台,也就是门口是没有人的,你非得喊上两声“老板”,才会从楼里面深处传来一声“找老板!”,这个时候老板才是出来。在住的那几天,我多次想询问他是否可以优惠租1间房给我1个月的时间,但屡屡看见他手上的扑克和屋里等他打扑克人的声音而放弃。我实在不愿意打扰这种宁静而普通的生活,甚至会觉得和他说几句话,都会破坏这里的慵懒生活。

从厦门眺望鼓浪屿,和从鼓浪屿眺望厦门,同样具有特别的吸引力。眺望是不够的,人们需要来往。渡轮是我喜欢的那种,开动起来有淡淡的煤油味和轰隆的机器声。在这样的渡轮上,你很容易有惆怅的情绪,看着小岛在你的周围或远或近,或现或隐;海风很舒服地吹在脸上,你却恍惚自己到底是在哪个流转的时空中,或喜或忧,竟然都是那么淡淡的。渡轮将时空就是这样轻松转换,无须哲学和想象。

拍摄是从安海路开始的。鼓浪屿上的路曲折盘旋,交错从生,每一条路上你都可以见到形态迥异的建筑。安海路上最有名的建筑当属三一堂。三一堂是1928年建造的,取名三一,是因为这是厦门新街、竹树和厦港堂联合建造,“三堂合一”,最根本的是符合圣经中“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思想。这是福建最大的教堂。每周7天,除了主日礼拜,其中4天都有聚会和团契。岛上的路都有很清晰的标识,但你不要大意,以为认识中文就可以了。如果不特别留意道路交错的方向,你不一定会迷路,但是肯定会发现自己可能花了30分钟绕到的地方,原来就紧隔着自己曾走过的那条路。放心,这里几乎没有死胡同,只要你有的是体力和时间,只管走,走到哪,你都会有发现,甚至是与众不同难得一见的发现。因为鼓浪屿有万国建筑博物馆的美称,19世纪欧陆建筑风格和中国传统文化互相交融,1000多幢别墅散落在山坡、海边的绿树丛中,每一幢别墅都有自己特殊的风格与别样的气质,足以让你看不够。如果你的朋友暂时不见了,你不用担心,他一定是被什么吸引了。漳州路、泉州路,鹿礁路,中华路、福建路,复兴路,每一条路都有美妙的风景和建筑,每一条路都可以带给你过去的回忆和无尽唏嘘。

我总是很怀念在三亚海边的美妙情景,但是在鼓浪屿上我享受的却是海岛的恬静和特有的迷人气质。我带着相机和胶片寻找到每一个可能的角落,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又每每惆怅起来。我真想停下自己的工作,收拾起所有的器具,就这样坐在老房子前面的台阶下,一个人地坐着,让香烟在指间燃烧,盘旋,上飘,到葱茏的榕叶之间。就这样,让时间也挥霍一下孤单,让自己在原本拥挤忙碌的生活留下一段安静的空白。连续6天,我每天都走着同一条小路,每天都看着同一些建筑,每天都听着同一样的海浪声,每天都和一些当地的居民交谈。连续6天,我都在轻松、快乐和孤单的愉悦中度过。

关于鼓浪屿,我想我有很多要说的。关于我想说的,我有很多无法说出来。这是我最痛苦的旅行记录,因为我矢力要把在岛上生活的那种无语形容的感觉记录下来,但是我又无法将之成功转换为文字。不言不语也可以风情万种,不言不语也可以流连忘返。一切都是那么美妙,一切都是那么困难,一切都是因为这座海岛。

最后,如果你想去鼓浪屿,我只有一个建议:带上最简单的自己。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