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青藏之旅

学院 原创2005-03-28
虽然辛苦,却仍然是闲散的。

在拉萨飘了十几天,学会了简单的藏语,当我开始沉溺于纯净缺氧的空气,习惯在无边无际的日光中呆坐,我要离开西藏了。

已经有太多人这么说过,所以我左思右想的要尽量回避这个词,可找不到更简便更直接的方式,我还是得承认我“爱”上这片突起在地球表面的旷野和阳光下明朗的拉萨。

爱上她的时候就要离开她了,像很多种爱一样。

“爱”和“离开”并不矛盾,相反我体会了无数次后,已经把它纳入一种存在的规律。再怎么爱,怎么喜悦和感激,必定是要离开的。很多东西轻轻的抓抓不住,用力抓也变成了一种苦,所以只能看淡再看淡。

这次青海西藏的行程横向来讲不够广,原来设想的藏北和林芝阿里地区都没去,纵向来讲也不够深,没交一两个藏族好朋友,没能在他们的帐篷里喝酥油茶,并且在临走时留下身上所有药品和小食品。不过我有我的角度,仍然觉得不虚此行。

这片高原和高原之上的居民与宗教不可分,所以出发前我着重从宗教的角度了解这里,在我意识里自然景观与人的因素不可分,不同的自然环境赋予人不同的精神世界,同时只有置身于这样的精神世界才能真正领会自然的赐予和隐性的语言。

所以这纯净到缺氧的自然环境,清澈的长空和疾速变换的云,经常让我想到美与死的关系,极度的美与感激会使人心甘情愿的想到死,就像很多热恋时候的人会迫切的想为对方一死一样。所以我回来后逢有人问起,必定会说,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趟西藏。原因就是我觉得将来在我死的时候,有一副景象可以安慰我,就是西藏的旷野,阳光、蓝天和变换的云。

青海湖的夜

我的西藏之行要从青海湖开始讲起,为此我愿意把这次旅行叫做青藏之旅。因为青海湖的傍晚和夜色绝对是不能不讲的。

在西宁吃了各种各样的回族小吃,品尝了地道的酸奶,参观了湟中县的塔尔寺,我和同伴坐长途车赶赴青海湖。

路上看到大片天然牧场,笔直的公路两边起伏着一望无际的嫩绿色缓坡,虽然已经6月底,可是这里气温还很低,青草短短的一层扒伏着地面,只有不到一指长。公路两边有稀疏的铁丝网,可能是防止牛羊走到公路上来。我看到有一头牦牛停尸在路边,已经腐烂见骨,也许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或者是渴死在路边?不得而知。

远远看到青海湖的时候,已经惊异于她和天一样的碧蓝颜色,她镶嵌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垫里,安静舒展。从远处的公路上看过去,甚至可以分辨水底的沟壑,深深浅浅的蓝,很干净的颜色。

汽车停在青海湖身边的151兵站已经是晚饭时间,因为是高原,太阳还在头顶,白天变得很长。这也是一种赐予,虽然温度底,但是高原人得到了更多的阳光和看起来更多的光阴。

湖边饭馆饭菜贵的惊人,我们简单吃了顿晚饭后沿着湖边向西走,我想离开人群远一点,到更原始和安静的地方扎帐篷,同伴考虑到安全问题,不肯再走了,

我在这样纯净美好的环境里经常会安静坦然的想到死,所以丧失了戒备心也就不足为怪。但同伴担负保安重任,实在是任重道远。

于是我们找到一片比较平坦的草地,安营扎寨。

蓝天下的青海湖
[#img_691599_no_0_Black#]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