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绿色(坝上行)

学院 原创2005-03-28
朱朱说“去吧”,我的心就开始痒痒,只是周五就去,我……
犹豫再三后我豁出去了,草原去!
同行有俩怯懦机,我和王芳坐着余帆的切切,紧紧尾随着大熊。我们用两个对讲闲聊,欢声嘻语不断,大家不约而同的放着许巍的《礼物》――让我怎么说 我不知道 太多的语言 消失在胸口 头顶的蓝天 沉默高原 有你在身边 让我感到安详 走不完的路 望不尽的天涯 在燃烧的岁月 曾漫长的等待 当心中的欢乐 在一瞬间开启 我想有你在身边 与你一起分享……
不幸的是在过了承德后,大熊的车除了点事故,撞上了一辆摩托车,其实很奇怪,出游前,我就老想着觉得会出事,然后把很久没有带的护身符绑在脖子上,万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由于双方都有些责任,都不太想报交警处理,私了陪了对方600元,我们便匆匆“逃跑”,狂奔了20分钟后,我们才停下来稍作修整,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心里有些后怕……
大熊的切切嘴豁了,而且当时我们的切切也小亲了一下大熊切切的“pp”,所以,可怜的大熊切切,就这样受伤了―――凹着“pp” ,豁着嘴。
谨慎起见,改我们的车在前,对讲里王芳同志穿插着和尚念经般的路况报导:过去一个桑塔纳,来了一个大卡车,又一个蓝色的车……
过了承德,天逐渐阴沉下来,铅灰色的天,远山在灰白的云雾中若隐或现,往前山顶上雾气越来越重,乌云,湿气,雾霾,像早已撑不住的雨伞,脆弱得斜斜地打落下来。雨里夹杂着从云缝里散漏的阳光,远山近景阴阳对比、层次分明,“太阳雨”朱朱在对讲里欢呼,“我们会在雨后看见彩虹吗”王芳说,车沿着山下的路绕过山眼前顿时一亮,阳光中群山含笑,扑面而来的是风雨中山林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无从抵挡。一道彩虹横跨在两山间,真的美。第一次感觉彩虹就在我面前, 看得大家兴奋不已。海市蜃楼般的奇景直镌刻入心底,我怎能不动容,那一刻,讶异,快乐,惊叹,专注的感觉久久不去,心境亦随着视线一起豁然开朗起来。刚才的担心害怕和郁闷一扫而空。任性的命令自己的心,必须象眼前所看见的一样明媚而清新!


盘龙客栈
[#img_691591_no_0_Black#]
经过了一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山底,夕阳西下,风起云涌,温度逐渐降下,我的短衣裙早已抗不住突如其来的凉意,把能穿的都穿在了身上,上山的路非常盘旋,我们蛇行其上,胆战心惊地想着深深的沟底,生怕会转不过那个急弯儿。大概开了2小时的夜路,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旁边庄园燃起了熊熊篝火,高亢的蒙古民歌引得许多人驻足停留,一群身着盛装的少年跳起了剽悍挺拨、粗广豪放的蒙古舞,悠扬深沉的马头琴,高亢悠远的蒙古长短调民歌,让我流连忘返。舞到酣处,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寒风中又冷又兴奋,真想扎进去一起跳阿。随着美丽的蒙古族姑娘载歌载舞。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就像一首蒙古歌。
所有的民族舞中,我最钟情蒙古舞了,疯狂地从心中释放出快乐的篝火舞蹈。不禁怀念起在舞台上的感觉和赶场子演出的时光,想起了大学里的舞蹈队,还有疯狂舞蹈的季节。也许那样的生活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住的地方是一栋一栋小小的木屋,一天的奔波,令我十分疲惫,霸占了大熊的睡袋,我很快安然入睡。――――――――――――――――――――――――――
清晨五点,我生生被憋醒,奋力睁开了眼起来去交了水费,朱朱还沉醉在美梦中不能自拔,王芳半梦半醒地问我几点了。接着回来睡下,王芳就开始骚扰我们,一直到了6点多,我们两个终于无奈于王芳的执著,朱朱一脸苦大仇深地开始穿衣服。我们困意盎然洗脸、吃饭修整完毕,在切切的左拥右抱中上路了。刚出了小镇,远处山坡如缓缓的波浪,静止在最优美的姿势,空气干净透明,带出丝丝的凉意,大家在对讲机里交流轻松的心情,路边一片艳黄的野花,朱朱巅巅的要求停下,大家开始创作,我用眼睛和心好好的photo了一阵。
他们告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金莲花,就是昨天晚上喝的那个金莲花茶,天生我就对能泡水喝的东西情有独钟,一下看见这么多,顿时想采点晾干带回去泡水喝来着。最后一想,这满山遍野的,还有那么多,不着急,再走走看。(遗憾的是,事实证明我看见的第一片金莲花是最漂亮的)  

羊群
[#img_691593_no_0_Black#]
展开全部内容

最新评论(1)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评论

热文推荐

热帖推荐

1

分享至

取消